首页 > 正文
上海虹桥医院癫痫专病在哪呢,浙江中医治疗癫痫的方法,江西治疗癫痫一般要多少钱

安徽治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,江苏中医治疗癫痫病的方法,虹桥医院癫痫专病技术专业吗,上海治疗癫痫的用药原则是,安徽哪家医院看癫痫病专业,江西专业的癫痫医院是哪家,浙江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几家,浙江癫痫治疗医院哪家正规,安徽治疗老年人癫痫病费用,浙江小儿癫痫病治疗多少钱

自强喊潮队在巡逻。

  原标题:坚守者|钱塘江残疾人喊潮队:义务喊潮11年,曾救5轻生者

  “大潮来了,注意安全”、“那位家长,请不要让孩子坐在栏杆上,太危险了”……10月6日(农历八月十七)正处钱塘江大潮最佳观赏期,53岁的杭州江干区“自强喊潮队”队长胡志耘驾驶残疾人专用车扫视着观潮的人群,不时提醒着观潮的游客。

  杭州钱塘江大潮有“壮观天下无”的美誉,但其巨大的威力对靠近观潮者会带来生命危险。,至今已坚持11年。其间共劝阻不文明观潮者数万人,曾救下5名戏水者和5名轻生者。

  

  “也许很多人认为我们是一个需要被照顾的弱势群体,但我们身残志不残。喊潮对我们来说是一种义务,也是一种责任,我们的职责就是尽自己所能保一方平安。”胡志耘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。

  “自强喊潮队”成立于2007年发生的一起潮水卷人事故之后。

  2007年8月2日,杭州七堡丁字坝附近发生一起重大钱塘江潮水卷人事件。当时江边30多人在玩耍,当有人看到一线潮逼近时已来不及逃离。20多名戏水者被潮水卷走,其中11人遇难。

队长胡志耘。

  “那件事发生后不久,常年在钱塘江上捕鱼的屠海良跟我商量,是否组建一个喊潮队,避免再发生这种事情。2007年8月底,喊潮队成立,8名队员都是附近下肢残疾的人,我是最年轻的一个。”胡志耘告诉澎湃新闻。

  此后,每年的农历7月至10月潮汛期,每月初一至初七、十三至二十一两个时段,“自强喊潮队”队员无论刮风下雨,每天都会出现在江边义务喊潮。他们会根据官方的潮汛时刻表,提前一个半小时赶到钱塘江边。他们有固定的喊潮线路,从杭州彭埠大桥至九堡大桥沿江边的堤坝,全程7.3公里。其中,曾发生潮水卷人重大事件的七堡丁字坝就位于线路中间。

  “2012年,屠海良因病去世,毛文娟加入继续完成丈夫生前的夙愿”;其余均为男性残疾者。

  

喊潮队员们。右二为78岁的张保佑。

  10月6日12时30分,胡志耘与张保佑、毛文娟等7人驾驶着残疾人专用车,穿着印有“自强服务总队”的鲜红色服装,在钱塘江边的彭埠大桥(钱江二桥)边汇合,开始当天的喊潮。队员们先从彭埠大桥出发,一路行驶至九堡大桥,沿途向游客讲解钱江潮的危险、提醒观潮者,全程耗时27分钟。

  到达九堡大桥后,队伍作短暂休整,残疾人专用车上的喇叭仍不时播放着提醒讯息。

  13时51分,胡志耘突然跟队员说大潮快来了,大家往回骑。但澎湃新闻记者并未看到任何潮水的影子。

  “提醒群众大潮要来了,注意安全。如果遇到一些特殊情况,也来得及作出反应。”胡志耘解释。

  随后队员们一路骑行提醒观潮者大潮要来了,大部分人看到车队驶过会自觉的下来,对于一些坐在堤坝栏杆、将孩子放在护栏上看潮的,队员们会进行劝导。14时20分许,队员们回到彭埠大桥。

  14时30分许,大潮从彭埠大桥的桥墩下奔腾而过。

  “今天算是比较轻松的,天气不那么热,也没有什么比较难沟通的观潮群众。再加上最近几天是一年当中最佳观潮时节,有不少民警、协警和保安在维持秩序,我们基本上都不用下车劝导。最辛苦的是大热天,气温超过35℃,我们一趟来回全身都是汗。还有台风天,那几天潮水特别大,很多人会趁机观潮,我们也需要巡查劝导。哪怕只有一个人观潮,只要他有不文明行为、处于危险状态,我们都会劝导。”胡志耘说。

  

  ,也是最初组建时的8个人之一。如今他的两条腿中都装了支架,平时稍微走几步路都有些吃力。

  张保佑告诉澎湃新闻,不要看现在他们说话大家都会听,很多观潮者都会跟他们打招呼,喊潮队刚成立时不是这样的。最开始喊潮,有很多人不理解、不配合。有些人要下江游泳,怎么劝都不肯走。有时还要跟我们争吵,甚至动手。街坊四邻中有些人一开始也会笑话几句“62”(杭州话中傻子的意思),“关你啥子事体啦,同你不搭界,又不挣钞票”……

  “当时大家很委屈,我们天天倒贴油钱做好事,还要被人说。在江边劝导时,很多外来务工人员不知道潮水的厉害,我们叫了好几遍他们嫌烦来骂我们。我们又不能不管,只有一遍遍劝,他们不上来我们就不走。真不行,即便我们走路不便还要走下去拉。”胡志耘说。

  ,让队员坚定了喊潮的信心。当时他们在七堡丁字坝附近发现3个大人和2个小孩私自爬下堤坝在水里嬉戏,那时潮水离他们只有10多公里了。队员们喊了多次,这5个人都不听,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队员们下江抱起孩子就走,大人这才跟了上来。一个大人发现孩子的拖鞋掉落在下面还想去捡,被队员紧紧拉住。没过几十秒,大潮过境,巨浪席卷着泥沙一个劲地往江堤上拍打,把停在马路牙子上的电瓶车全部冲到了绿化带里。那3个大人一下瘫软在地,半天回不过神来,事后一再表示感谢。

  

  队员们不但劝阻观潮不文明者,还救过不少轻生者。

  2009年夏的一天,一对小夫妻在杭州五堡老码头边吵架,双方情绪越来越不稳定,女子脱了鞋走到江里准备自杀。这一幕,被正在巡逻的队员发现。

  “我记得当时远处江面已经‘白’了,潮水就要来了。”张保佑说,大家都下车,一瘸一拐地走到江边,下水去拉女子。由于女子拼命挣扎,经过多次反复才把轻生女子拉上岸。最后在队员的开导下,女子才放弃自杀的念头。

  “。我们最高兴的是,以前被列入观潮八大险之一的‘七堡丁字坝’时常出现大潮卷人事件,我们喊潮这几年来没有发生过死亡事件。”胡志耘说。

结束一天的喊潮后,队员们在较一般的观潮位看着大潮奔腾而来。

  10月6日的钱江大潮从杭州彭埠大桥桥墩下奔腾而过后,毛文娟急着赶到杭州某医院上班。“单位的领导知道我在义务喊潮,对我的做法非常支持,允许我在喊潮的日子晚点上班、按时下班。但我自己给自己立下规矩,如果迟到一分钟就推迟一分钟下班,迟到一小时推迟一小时下班,不能因为喊潮耽误工作。”毛文娟告诉澎湃新闻。

  “喊潮能让更多的人安全观潮,我觉得这件事是值得的。只要我还有一天能喊得动、骑得动,我就会一直喊下去。”张保佑告诉澎湃新闻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自强喊潮队在巡逻。

  原标题:坚守者|钱塘江残疾人喊潮队:义务喊潮11年,曾救5轻生者

  “大潮来了,注意安全”、“那位家长,请不要让孩子坐在栏杆上,太危险了”……10月6日(农历八月十七)正处钱塘江大潮最佳观赏期,53岁的杭州江干区“自强喊潮队”队长胡志耘驾驶残疾人专用车扫视着观潮的人群,不时提醒着观潮的游客。

  杭州钱塘江大潮有“壮观天下无”的美誉,但其巨大的威力对靠近观潮者会带来生命危险。,至今已坚持11年。其间共劝阻不文明观潮者数万人,曾救下5名戏水者和5名轻生者。

  

  “也许很多人认为我们是一个需要被照顾的弱势群体,但我们身残志不残。喊潮对我们来说是一种义务,也是一种责任,我们的职责就是尽自己所能保一方平安。”胡志耘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。

  “自强喊潮队”成立于2007年发生的一起潮水卷人事故之后。

  2007年8月2日,杭州七堡丁字坝附近发生一起重大钱塘江潮水卷人事件。当时江边30多人在玩耍,当有人看到一线潮逼近时已来不及逃离。20多名戏水者被潮水卷走,其中11人遇难。

队长胡志耘。

  “那件事发生后不久,常年在钱塘江上捕鱼的屠海良跟我商量,是否组建一个喊潮队,避免再发生这种事情。2007年8月底,喊潮队成立,8名队员都是附近下肢残疾的人,我是最年轻的一个。”胡志耘告诉澎湃新闻。

  此后,每年的农历7月至10月潮汛期,每月初一至初七、十三至二十一两个时段,“自强喊潮队”队员无论刮风下雨,每天都会出现在江边义务喊潮。他们会根据官方的潮汛时刻表,提前一个半小时赶到钱塘江边。他们有固定的喊潮线路,从杭州彭埠大桥至九堡大桥沿江边的堤坝,全程7.3公里。其中,曾发生潮水卷人重大事件的七堡丁字坝就位于线路中间。

  “2012年,屠海良因病去世,毛文娟加入继续完成丈夫生前的夙愿”;其余均为男性残疾者。

  

喊潮队员们。右二为78岁的张保佑。

  10月6日12时30分,胡志耘与张保佑、毛文娟等7人驾驶着残疾人专用车,穿着印有“自强服务总队”的鲜红色服装,在钱塘江边的彭埠大桥(钱江二桥)边汇合,开始当天的喊潮。队员们先从彭埠大桥出发,一路行驶至九堡大桥,沿途向游客讲解钱江潮的危险、提醒观潮者,全程耗时27分钟。

  到达九堡大桥后,队伍作短暂休整,残疾人专用车上的喇叭仍不时播放着提醒讯息。

  13时51分,胡志耘突然跟队员说大潮快来了,大家往回骑。但澎湃新闻记者并未看到任何潮水的影子。

  “提醒群众大潮要来了,注意安全。如果遇到一些特殊情况,也来得及作出反应。”胡志耘解释。

  随后队员们一路骑行提醒观潮者大潮要来了,大部分人看到车队驶过会自觉的下来,对于一些坐在堤坝栏杆、将孩子放在护栏上看潮的,队员们会进行劝导。14时20分许,队员们回到彭埠大桥。

  14时30分许,大潮从彭埠大桥的桥墩下奔腾而过。

  “今天算是比较轻松的,天气不那么热,也没有什么比较难沟通的观潮群众。再加上最近几天是一年当中最佳观潮时节,有不少民警、协警和保安在维持秩序,我们基本上都不用下车劝导。最辛苦的是大热天,气温超过35℃,我们一趟来回全身都是汗。还有台风天,那几天潮水特别大,很多人会趁机观潮,我们也需要巡查劝导。哪怕只有一个人观潮,只要他有不文明行为、处于危险状态,我们都会劝导。”胡志耘说。

  

  ,也是最初组建时的8个人之一。如今他的两条腿中都装了支架,平时稍微走几步路都有些吃力。

  张保佑告诉澎湃新闻,不要看现在他们说话大家都会听,很多观潮者都会跟他们打招呼,喊潮队刚成立时不是这样的。最开始喊潮,有很多人不理解、不配合。有些人要下江游泳,怎么劝都不肯走。有时还要跟我们争吵,甚至动手。街坊四邻中有些人一开始也会笑话几句“62”(杭州话中傻子的意思),“关你啥子事体啦,同你不搭界,又不挣钞票”……

  “当时大家很委屈,我们天天倒贴油钱做好事,还要被人说。在江边劝导时,很多外来务工人员不知道潮水的厉害,我们叫了好几遍他们嫌烦来骂我们。我们又不能不管,只有一遍遍劝,他们不上来我们就不走。真不行,即便我们走路不便还要走下去拉。”胡志耘说。

  ,让队员坚定了喊潮的信心。当时他们在七堡丁字坝附近发现3个大人和2个小孩私自爬下堤坝在水里嬉戏,那时潮水离他们只有10多公里了。队员们喊了多次,这5个人都不听,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队员们下江抱起孩子就走,大人这才跟了上来。一个大人发现孩子的拖鞋掉落在下面还想去捡,被队员紧紧拉住。没过几十秒,大潮过境,巨浪席卷着泥沙一个劲地往江堤上拍打,把停在马路牙子上的电瓶车全部冲到了绿化带里。那3个大人一下瘫软在地,半天回不过神来,事后一再表示感谢。

  

  队员们不但劝阻观潮不文明者,还救过不少轻生者。

  2009年夏的一天,一对小夫妻在杭州五堡老码头边吵架,双方情绪越来越不稳定,女子脱了鞋走到江里准备自杀。这一幕,被正在巡逻的队员发现。

  “我记得当时远处江面已经‘白’了,潮水就要来了。”张保佑说,大家都下车,一瘸一拐地走到江边,下水去拉女子。由于女子拼命挣扎,经过多次反复才把轻生女子拉上岸。最后在队员的开导下,女子才放弃自杀的念头。

  “。我们最高兴的是,以前被列入观潮八大险之一的‘七堡丁字坝’时常出现大潮卷人事件,我们喊潮这几年来没有发生过死亡事件。”胡志耘说。

结束一天的喊潮后,队员们在较一般的观潮位看着大潮奔腾而来。

  10月6日的钱江大潮从杭州彭埠大桥桥墩下奔腾而过后,毛文娟急着赶到杭州某医院上班。“单位的领导知道我在义务喊潮,对我的做法非常支持,允许我在喊潮的日子晚点上班、按时下班。但我自己给自己立下规矩,如果迟到一分钟就推迟一分钟下班,迟到一小时推迟一小时下班,不能因为喊潮耽误工作。”毛文娟告诉澎湃新闻。

  “喊潮能让更多的人安全观潮,我觉得这件事是值得的。只要我还有一天能喊得动、骑得动,我就会一直喊下去。”张保佑告诉澎湃新闻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自强喊潮队在巡逻。

  原标题:坚守者|钱塘江残疾人喊潮队:义务喊潮11年,曾救5轻生者

  “大潮来了,注意安全”、“那位家长,请不要让孩子坐在栏杆上,太危险了”……10月6日(农历八月十七)正处钱塘江大潮最佳观赏期,53岁的杭州江干区“自强喊潮队”队长胡志耘驾驶残疾人专用车扫视着观潮的人群,不时提醒着观潮的游客。

  杭州钱塘江大潮有“壮观天下无”的美誉,但其巨大的威力对靠近观潮者会带来生命危险。,至今已坚持11年。其间共劝阻不文明观潮者数万人,曾救下5名戏水者和5名轻生者。

  

  “也许很多人认为我们是一个需要被照顾的弱势群体,但我们身残志不残。喊潮对我们来说是一种义务,也是一种责任,我们的职责就是尽自己所能保一方平安。”胡志耘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。

  “自强喊潮队”成立于2007年发生的一起潮水卷人事故之后。

  2007年8月2日,杭州七堡丁字坝附近发生一起重大钱塘江潮水卷人事件。当时江边30多人在玩耍,当有人看到一线潮逼近时已来不及逃离。20多名戏水者被潮水卷走,其中11人遇难。

队长胡志耘。

  “那件事发生后不久,常年在钱塘江上捕鱼的屠海良跟我商量,是否组建一个喊潮队,避免再发生这种事情。2007年8月底,喊潮队成立,8名队员都是附近下肢残疾的人,我是最年轻的一个。”胡志耘告诉澎湃新闻。

  此后,每年的农历7月至10月潮汛期,每月初一至初七、十三至二十一两个时段,“自强喊潮队”队员无论刮风下雨,每天都会出现在江边义务喊潮。他们会根据官方的潮汛时刻表,提前一个半小时赶到钱塘江边。他们有固定的喊潮线路,从杭州彭埠大桥至九堡大桥沿江边的堤坝,全程7.3公里。其中,曾发生潮水卷人重大事件的七堡丁字坝就位于线路中间。

  “2012年,屠海良因病去世,毛文娟加入继续完成丈夫生前的夙愿”;其余均为男性残疾者。

  

喊潮队员们。右二为78岁的张保佑。

  10月6日12时30分,胡志耘与张保佑、毛文娟等7人驾驶着残疾人专用车,穿着印有“自强服务总队”的鲜红色服装,在钱塘江边的彭埠大桥(钱江二桥)边汇合,开始当天的喊潮。队员们先从彭埠大桥出发,一路行驶至九堡大桥,沿途向游客讲解钱江潮的危险、提醒观潮者,全程耗时27分钟。

  到达九堡大桥后,队伍作短暂休整,残疾人专用车上的喇叭仍不时播放着提醒讯息。

  13时51分,胡志耘突然跟队员说大潮快来了,大家往回骑。但澎湃新闻记者并未看到任何潮水的影子。

  “提醒群众大潮要来了,注意安全。如果遇到一些特殊情况,也来得及作出反应。”胡志耘解释。

  随后队员们一路骑行提醒观潮者大潮要来了,大部分人看到车队驶过会自觉的下来,对于一些坐在堤坝栏杆、将孩子放在护栏上看潮的,队员们会进行劝导。14时20分许,队员们回到彭埠大桥。

  14时30分许,大潮从彭埠大桥的桥墩下奔腾而过。

  “今天算是比较轻松的,天气不那么热,也没有什么比较难沟通的观潮群众。再加上最近几天是一年当中最佳观潮时节,有不少民警、协警和保安在维持秩序,我们基本上都不用下车劝导。最辛苦的是大热天,气温超过35℃,我们一趟来回全身都是汗。还有台风天,那几天潮水特别大,很多人会趁机观潮,我们也需要巡查劝导。哪怕只有一个人观潮,只要他有不文明行为、处于危险状态,我们都会劝导。”胡志耘说。

  

  ,也是最初组建时的8个人之一。如今他的两条腿中都装了支架,平时稍微走几步路都有些吃力。

  张保佑告诉澎湃新闻,不要看现在他们说话大家都会听,很多观潮者都会跟他们打招呼,喊潮队刚成立时不是这样的。最开始喊潮,有很多人不理解、不配合。有些人要下江游泳,怎么劝都不肯走。有时还要跟我们争吵,甚至动手。街坊四邻中有些人一开始也会笑话几句“62”(杭州话中傻子的意思),“关你啥子事体啦,同你不搭界,又不挣钞票”……

  “当时大家很委屈,我们天天倒贴油钱做好事,还要被人说。在江边劝导时,很多外来务工人员不知道潮水的厉害,我们叫了好几遍他们嫌烦来骂我们。我们又不能不管,只有一遍遍劝,他们不上来我们就不走。真不行,即便我们走路不便还要走下去拉。”胡志耘说。

  ,让队员坚定了喊潮的信心。当时他们在七堡丁字坝附近发现3个大人和2个小孩私自爬下堤坝在水里嬉戏,那时潮水离他们只有10多公里了。队员们喊了多次,这5个人都不听,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队员们下江抱起孩子就走,大人这才跟了上来。一个大人发现孩子的拖鞋掉落在下面还想去捡,被队员紧紧拉住。没过几十秒,大潮过境,巨浪席卷着泥沙一个劲地往江堤上拍打,把停在马路牙子上的电瓶车全部冲到了绿化带里。那3个大人一下瘫软在地,半天回不过神来,事后一再表示感谢。

  

  队员们不但劝阻观潮不文明者,还救过不少轻生者。

  2009年夏的一天,一对小夫妻在杭州五堡老码头边吵架,双方情绪越来越不稳定,女子脱了鞋走到江里准备自杀。这一幕,被正在巡逻的队员发现。

  “我记得当时远处江面已经‘白’了,潮水就要来了。”张保佑说,大家都下车,一瘸一拐地走到江边,下水去拉女子。由于女子拼命挣扎,经过多次反复才把轻生女子拉上岸。最后在队员的开导下,女子才放弃自杀的念头。

  “。我们最高兴的是,以前被列入观潮八大险之一的‘七堡丁字坝’时常出现大潮卷人事件,我们喊潮这几年来没有发生过死亡事件。”胡志耘说。

结束一天的喊潮后,队员们在较一般的观潮位看着大潮奔腾而来。

  10月6日的钱江大潮从杭州彭埠大桥桥墩下奔腾而过后,毛文娟急着赶到杭州某医院上班。“单位的领导知道我在义务喊潮,对我的做法非常支持,允许我在喊潮的日子晚点上班、按时下班。但我自己给自己立下规矩,如果迟到一分钟就推迟一分钟下班,迟到一小时推迟一小时下班,不能因为喊潮耽误工作。”毛文娟告诉澎湃新闻。

  “喊潮能让更多的人安全观潮,我觉得这件事是值得的。只要我还有一天能喊得动、骑得动,我就会一直喊下去。”张保佑告诉澎湃新闻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江苏中药治癫痫去哪家医院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